越战越勇图拉演唱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歌曲原唱

时间:2021-07-27 00:45:18 作者:admin 56260
越战越勇图拉演唱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歌曲原唱

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同中华文明有多少关系?

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错的,因为蒙古帝国是指蒙古人三次西征后,所建立的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和伊儿汗国和后来入主中原的大元帝国五大国的合称。

这五大国中,虽然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儿汗国3国在铁木真死之前的几年已经陆续建立,但是既然蒙古帝国是4大汗国与大元帝国的统称,而这5个国家的统治者又都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子孙,那么蒙古帝国没有成型前当然不能称之为蒙古帝国。更重要的是,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儿汗国在建立的前几年,大多数没有直接建立政府机构,更遑论真正有效的治理,所以,实际上来说,铁木真死之前,蒙古帝国并不存在。成吉思汗本人直接建立的国家,应该是1206年他被蒙古诸部推举为大可汗的大蒙古国(图中右上角“室韦”为成吉思汗的大蒙古国的原始地盘)。

大蒙古帝国的真正建立者,应该是他的儿子们,而不是铁木真,他只是开启了这一进程而已。所以,正确的提法应该是“成吉思汗和他的儿子们所建立的大蒙古帝国”,或曰“成吉思汗家族建立的大蒙古帝国”才对。

那么,成吉思汗家族建立的大蒙古帝国和中华文明有多大关系?

首先,不想承认也得承认,他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因为铁木真所在的蒙古部落,是统治了中国原有领土的北中国版图的金国王朝,也就是女真人在1115年建立的国家一部分,成吉思汗本人也曾对金朝称臣并接受金朝皇帝的敕书。

但是,金国到底是“外国”还是“中国的割据政权”?

这点不搞清楚,就无法说清楚成吉思汗的国籍归属。

这个问题可以说非常复杂,也很深沉。

一、金朝自称中国

“彼(宋朝)置忠义保捷军,取先世开宝、天禧纪元(指南宋改年号为“开禧”),岂忘中国哉?”——《金史》

这是金朝的第6任皇帝金章宗完颜璟的老师,完颜匡在与金章宗朝议关于南宋准备北伐的消息传来时说的话。

此次朝议的另一名金臣独吉思忠也在告诫金章宗时说:

“宋虽羁栖江表,未尝一日忘中国,但力不足耳” 。

金章宗中后期,蒙夏(西夏)战争爆发,西夏向金朝请求援兵,金章宗说:

“敌人相攻,中国之福,吾何患焉”?注:此时金朝已经与成吉思汗的大蒙古国处于战争状态。

以上三例,都从直接的事实上确认了金朝自称中国。

但是,如此一来便有个问题,请问:金朝自称中国,那大宋又算什么了?

众所周知,南宋与1141年与金朝签订《绍兴和议》后,南宋朝廷向金朝称臣,宋高宗赵构接受了金朝的册封为“宋国”皇帝。

于是,史学界一直有“宋实为金国藩属”的一种言论。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毕竟白纸黑字写着。

真的是这样吗?

二、金朝只是后期才开始自称中国,宋是无可否认的“正朔”

金朝完全公开以“中国”自称,就是自上述金章宗时候起,在那之前有过这样的意思,但还没有达到“明目张胆”的地步,而且主张也不甚明显,如第4任皇帝海陵王完颜亮对他的前任金熙宗的“华夷论”的反驳等等,都说明金朝正式认定自己是“中国”的代表时,已经是中后期。

而在金国建立早期,女真统治者仍然奉宋为“中国”:

“我闻中国大将独仗刘延庆将十万众,一旦不战,兵散而溃,中国何足道。我自入燕山,今为我有,中国安得之?”——金太祖/完颜阿骨打

这是宋金联合灭辽后,宋使使金索要盟约中答允给还燕京时,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说的话。

“中国既盟矣,我来讨叛臣,当饷我粮”。“中国与大辽誓好久,一旦灭之,我如何哉!今设盟才罢,诱张瑴,毁我仪物等,使我立国不得,要当取中国法物仪仗来立” 。“海上元约,不得存天祚,彼此得即杀之,今中国违约招来之,今又藏匿,我必要也” 。“中国违盟,本朝方吊民伐罪” 。“你中国自相杀,干我甚事” 。“东京,中国之根本,我谓不得东京,两河虽得而莫守。”“我初与中国议,可以河为之界尔” 。

以上八句分别是金太宗期的重臣大将宗望、宗翰、完颜昌等人说的话。

由此可见,金朝在灭亡北宋时仍然是奉宋为正朔,甚至可以说,他们那时候还以自己是“夷”而自居:

“天生华夷,自有分域,中国岂吾所据。况天人之心,未厌赵氏,使他豪杰四起,中原亦非我有。但欲以大河为界,仍许宋朝用大金正朔”——完颜宗翰率领金军围困开封时,见到钦宗的使者时如是说

推动金朝全面汉化的“天眷新政”的金熙宗于金“皇统五年”(1145年)时,仿照中国传统礼法举办了大型的祭祀盛典,并金熙宗于《皇统五年増上太祖尊谥》圣旨中开篇说道:

“朕闻创业垂统,我国家千龄应运,累圣重光”……

“千年龄运”这4个字,不但表明金朝全面认同自己属于中国,也承认了中国的千年国祚,同时,金熙宗在通过全面推动汉化改革试图与南宋争“正朔”的过程中,却又同时反证了自己的非“正朔”。

因此,《绍兴和议》中,以及之后的《隆兴和议》《嘉定和议》里南宋3次向金称臣不应被视为是“正朔”发生变更、或改变宋、金历史地位的说辞,实际上这就是宋金两方的政治协议,仅此而已。

毫无疑问:宋对于金来说,就是历史的正朔——即使不考虑主体民族与主体文化,都无损宋的“正朔”地位。

所以说,由宋金的关系定性中,对大蒙古国也罢、还是大蒙古帝国也罢,以及成吉思汗本人也罢,他们都无疑是属于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这是蒙古帝国与中华文明的第一层关系,也是必须诠释清楚的最关键问题。

第三、和中华文明有多大关系?

这个问题就是典型的坑爹式的提问,开头埋了个那么大的雷,害我打那么多字解释清楚逻辑。但是,最后的实际提问也是没什么大的意义的。因为“中华文明”4个字涵盖的意义太特么大了。。。。

实在不想解答这种“博爱”的提问,只说一点吧:

唐诗、宋词、元曲,可为汉语诗歌文化的三驾马车,元曲就是诞生于元代,这是人都知道,但是没几个人知道它是怎么形成的。

曲:即为“曲”,而不是要和“元”合称才是“曲”。

“元曲”是今人追述的名称,历史上有称“小令”、“散曲”,元代官方称为“乐府”,它来源于华夏传统的歌舞戏、参军戏、歌舞、说唱、词调等传统文艺,这些传统文艺过去一般统称、通称为“杂剧”。

虽然有学者认为元曲来源于“金词”(金人的词牌),但是要这样说,“金词”还不是照样来自于宋词?

所以说,“元曲”诞生于元代,但是其本身却与蒙古人本身可以说没半毛钱关系,只是说元代的制度促使了元曲的成熟发展而已。

不开科举,压制汉人,重用色目,元代的汉人儒生是中国历史上最没用的时代,于是乎人人心灰意冷,终日流连于酒肆之中,恣意买醉,原本高雅的宋代词牌也逐渐被疏远,而且囿于政治上的忌讳,也没文人还敢大搞前朝遗珠,汉字的词韵与胡曲蕃调结合,遂产生了“元曲”。

而元曲严格遵守参照的《中原正韵》就是使汉语失去入声、尖声、团声等等古汉语特有的发声技巧与韵律韵味的开端。

本人自号“史痴”,遍览《元史》,实在找不到蒙古帝国和中华“文明”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如果题主问的是考古学范畴里的“文明”(The civilization),即以人为单元组成的社会国家群体,以及历史时期,那蒙古帝国和中华“文明”当然有关系,但是却也没多大关系,因为虽然四大汗国名义上受中国元朝的统治,但是实际上却是各自独立的,他们互相之间的权力关系,莫如说是血缘关系,即“黄金家族”的亲兄弟关系。

但是正如蒙哥汗战死钓鱼城后,忽必烈、旭烈兀马上回去争夺王位的道理一样,游牧民族好像从来都不会像中原王朝那样讲究“有德者居之”,即“天命”——最起码大定后一般就不会乱篡位。

四大汗国因派系斗争而成立,当然也就不会奉远在万里之外的元帝国那啥,就像他们的“圣城”哈拉和林一样:

曾经是东北亚与中、西亚交汇的中心,曾也辉煌繁荣过,但是随着忽必烈到中原称帝,也很快在内部斗争中败落。

所以,蒙古帝国作为一个大的整体,只能说其中的大元帝国是和中华民族有比较大的关系。

而如果题主说的“文明”,是指文化,那就如我上面讲到的元曲那样,关系当然是有,不过没什么太明显的进步性,就这样。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