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旺角街头卖唱视频 旺角小龙女所有歌曲

时间:2021-07-26 23:53:13 作者:admin 14931
香港旺角街头卖唱视频 旺角小龙女所有歌曲

香港旺角小龙女唱歌收钱是不是公益活动?

谢谢邀请。我没有看错提问吧?原标题我复写一下:香港旺角小龙女唱歌收钱是不是公益活动?好,我回答:不是!你收钱与公益活动是两回事。收钱的收入是可以自由支配的,但公益活动是无偿付出的,两者相差天与地。即我收的钱我高兴捐也行,买房买车买醉也行,不受任何监管和约束的,但公益活动却是必须申请并严格按照规定要求进行的,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谢邀,不足之处欢迎指正。

为什么箭厂视频做的很好却不火?

文丨指月

清明节期间,一则《东北往事:从黑道大哥到入殓师》的视频在微博上吸引了不少眼球。一群服刑多年出狱后无法适应社会,出路无门的刑满释放人员,在曾经的“黑帮大佬”范三带领下做起了殡葬生意。

以媒体从业者的角度来看,这则视频能够引起关注是正常的——黑帮大佬出狱的转变、殡葬行业不为人知自带的猎奇属性、甚至是清明节前放出这个“应景”的时刻,都有很强的传播逻辑。“箭厂视频”原博转发已经过万,来去之间、谷大白话等各路大V参与讨论,但也只能算是小小地火了一把,显然也称不上什么“流量黑马”。

在西瓜视频上,黑道大哥这期视频共获得了50多万播放量,这个数字不算低也不算高,而“箭厂视频”的更多作品,还远远达不到这次的热度。最近的一期视频讲述年轻人裁员现状,在西瓜视频的播放量仅有2000多次。在哔哩哔哩上箭厂的视频同样传播热度有限,播放量一般在一万上下徘徊。

严肃向的微纪录片视频在这个视频时代为什么没火起来?这背后的逻辑值得思考。

现实社会的切口:微纪录片独立特行

“箭厂视频”2016年上线制作微纪录片、视频,从时间节点来看,无疑是跟随短视频热潮出现的制作团体。但从内容来看,它又与流量之上的短视频内容格格不入,鲜少涉及万众讨论的热点,尽管它的选题都非常独特,新鲜——

给川普拉票的美国华裔、在南京生活的日本人、收破烂的北京大叔、香港街头卖唱的东北女人、在中国学杂技的非洲留学生、做蛇羹48年的女老板……

在选题新鲜独特的同时,这些视频的格调又十分严肃、平稳。视频作者们似乎始终站在一个“观察者”的位置,他们不太像时下关注社会时间的媒体们那么爱“表达观点”,他们在做的,更像是找到一些真实社会的切面——在这个信息过剩的网络时代,那些我们没有注意到的真实人生。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其实并不是这些故事的精彩程度,反而是视频创作者的“克制”感——他们有无数题材可以被加上各种标签,打动转发的情绪渲染力,但却没有这样做。

比如在“非洲小伙河北学杂技”这期中,讲述一群来自埃博拉肆虐的西非贫困国家黑人孩子得以在中国杂技学校学习的生活,学校的项目主管说:“这就叫援非人力资源项目”。一方面,这个切口背后显然是一个与时政非常紧密的背景,改变了这群苦难孩子的命运,颇有主流宣传的价值。其中一个孩子说:“中国给我的印象就是明亮、不黑,城市里到处都是灯光。”

但所谓的“克制”就在于,箭厂的视频里没有刻意去宣传什么或者隐藏什么——杂技训练中那些对身体的极端锻炼被一一展现在了镜头前,令观众不由得为之揪心,只是细细想来,这种真实背后同时包含了现实的残酷和相对的美好,对他们而言,这已经是很好的生活了。

同样的,在“南京生活的日本人”这种更为犀利的选题中,箭厂仍然没有任何想要煽动情绪的倾向。他们仿佛只是为了告诉你我:看,这里有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人,他们与你贴上的标签根本不一样。

毋庸置疑的是,“箭厂视频”的作品质量远远高于短视频时代下的多数原创作品。它有着近似“学院派”的拍摄剪辑水准,冷静克制的叙事角度,尽量避免了主观性对展现事物原貌的影响,同时又具备了相当高的人文关怀价值。

毕竟他们不拍,这些故事在互联网时代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对多数人而言几乎相当于不存在。“我们不会选择去拍那些已经过世的人,因为在他们身上已经没有真实的故事有待发生了。我们做的纪录片聚焦的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在澎湃的采访中,总制片人钟伟杰说道。

“箭厂视频”十几二十分钟的片长、叙事完整的微纪录片形式,与时下流行的短视频全然不同。钟伟杰更愿意把这些视频称为与《舌尖上的中国》等电视纪录片不同类型的一种微纪录片。

只是令人不禁为之担忧的是,这种小规模创作的现实主义严肃视频,能够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吗?

算法推荐时代,信息茧房与多元化的矛盾

关注度不高,并不说明“箭厂视频”不懂大多数受众想看什么,只是他们好像不愿意在内容上迎合大多数。在西瓜视频上,箭厂近期播放量最高的一期达到了157万次,标题是《东北美女香港旺角街头唱歌,被赞民间天后,无数路人围观打赏》,而这期视频在界面的官方标题则是《香港旺角再无千千阙歌》。视频内容讲述的是旺角一群街头歌手的故事,所谓“东北美女”也只是其中一人而已。

这两个调性差异巨大的标题似乎说明了,箭厂也明白什么内容吸引眼球,不同平台用户群怎样包装能够招来流量。只不过他们并不愿意在内容上加以迎合罢了。

箭厂是媒体平台“界面”旗下的视频工作室,界面的标语是:“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箭厂自己的介绍则是:“青年视角发掘中国故事”。不难发现,独立思考、发掘故事的共同点在于,流量并非是第一目标,在没有被开发的话题上发力,才是他们内容的主流。

更深一层看,箭厂视频为代表的严肃视频面临的是自媒体时代下“信息茧房”与内容多元化之间的矛盾。

信息茧房概念是由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奥巴马总统的法律顾问凯斯·桑斯坦在其2006年出版的著作《信息乌托邦——众人如何生产知识》中提出的。通过对互联网的考察,桑斯坦指出,在信息传播中,因公众自身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公众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通讯领域,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

人们天生愿意接受自己认知范围内的信息。桑斯坦的理论具有很强的前瞻性:十几年后的当下,算法推荐成为信息分发的绝对主流,智能分发根据兴趣领域推送给用户的永远是他们曾经认同的内容,而那些需要一定门槛的内容或者挑战用户既有舒适区的内容,则越来越难以流行。

箭厂视频并非与大众话题绝缘。直播网红、山下智博,近期的京剧走进抖音,这些话题都是互联网热门领域,但不同的是,箭厂显然站在了一个旁观者的第三方角度进行记录——这些热门领域与那些东北山村故事无异,都是社会的切面而已。这一点来说,箭厂视频更像传统媒体的做法。

尽管所有人似乎都在呼吁一个更多元的世界,但不可避免的现状是,网络信息已经严重过剩,人们也越来越难接触到算法分发之外的信息——内容领域早已上升至“用户时间”的争夺战中,供需双方的主动权已经反转,这已经不是一个“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了。

结语

【锋芒智库】仍然认为,箭厂视频在做的,是一桩不被许多人看好,却又留存着许多希望的事情。这里面至少存在着两个出口:

一是,为那些不满足于“信息茧房”或者“壳世界”的人群提供他们所好奇的内容。虽然这部分用户不占互联网主流,但因为网络的互通性,整体数量仍然是可观的;

二是,现在无论是短视频还是资讯平台,都缺少真正的原创内容。一个点子刷千百遍总会疲劳,而多数媒体所做的都是信息的“二道贩子”,没有传统媒体挖掘第一手新闻的能力。这一点来说,新闻太少、“媒体”太多已经是常态。

短平快的内容受追捧,并不意味着市场只需要这样的内容。因此,有深度的原创离爆红永远只有一步之遥——但也希望到了那时候,如箭厂这样的视频创作者们还能够维持本心,让这个互联网信息时代不至于那么同质化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